咨询热线:

027-82842488

—— 您当前所在位置 : 主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新闻 > ——

网络直播发展势如破竹,赚钱真的这么容易吗?

  小编在今年之前其实对网络直播还是很模糊的,最深刻的就是大学室友会看直播节目,刷礼物什么的几百千大洋刷的,作为穷屌,小编只觉得粉丝们太有钱了。主播还真是一个轻松又赚钱的好法子啊,可惜小编,一没有才,二没有貌。只能想想了。
 
  言归正传。
 
  2016年直播突然崛起,快速占领各大网络平台。有人说:“在一个行业的野蛮生长时期,资本的力量是最大的推手。”据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在线直播平台约200家,其中80%以上的公司获得融资。其中,90%的直播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。
 
 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过去那种直播形式是有周期的,到了今年八九月份基本就走不下去了。“我们现在往综艺节目的角度来转,做更多的内容输出,像花椒、一直播都有主播带着节目出现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直播平台的低门槛给内容生产者带来了机会。”
 
  在他看来,未来的直播平台靠补贴烧钱去吸引主播,刷流水去吸引眼球的方式行不通。合并或者被收购是大趋势,活下来的公司也必须在内容上做更多调整。
 
  充100万返115万
 
  日前,猎云网创始人靳继磊透露,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,获得五折优惠。比如花2000万充值4000万,然后把4000万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。4000万的收入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,自己又获利2000万。如此一来,经纪公司捧红了网红,网红账号也收获了大量流水,直播平台也能给VC一个体面数据。
 
  这一爆料撕开了直播行业虚假繁荣的假象,而记者了解到的刷单内幕则更加疯狂。
 
  从事网红经纪工作多年的朱先生告诉21世纪经纪报道记者,平台竞争最激烈的时期是今年二三月份,有的平台为了吸引主播注册,甚至给出了充值100万元返115万元的补贴。“相当于公司充值100万,都花在我们主播的账号里,再加上奖励之类七七八八的,最后到手里反而还能多出15万。一分钱没花,主播涨了人气和粉丝,还能赚到15万。”
 
  在他了解下来,网络爆炒的所谓收入破千万的主播,几乎都是平台之间互相挖墙脚而炒作的结果,其实是不存在的。
 
  左子也向记者透露,几乎每个平台的后台系统都能直接调整粉丝数量,用户屏幕前显示的在线观看人数上百万,实际在看的可能50万都不到。
 
  她还介绍称,斗鱼对于签约的主播提供两种计酬模式,一种是底薪制,比如月入5000元需要直播60个小时才可以拿到,最低的只有2000元。另一种是时薪制,按小时计费,每小时几十元到几百上千元不等。主播的大部分收入需要依靠打赏分成来获取。
 
  而一个刚刚起步的主播想要在平台长期生存也很艰难,这催生了另一个刷单的渠道,除了平台、经纪公司,有些主播自己也会花一部分钱去刷单制造受欢迎的假象。
 
  尽管这份工作给左子带来了并不算低的收入,但她还是坚决转行。“高颜值是最基本的要求,还要讲段子、炒作自己,跟一个艺人差不多了。主要是平台太多,涌入了太多竞争的人,不是一个普通人单打独斗就能红的时代了。”
 
  “现在行业这么不稳定,签独家对我们来说有很大风险,我花了很大精力培养一名网红,如果平台关掉或倒闭,这个损失是承担不起的。”他进一步解释。
 
  对于映客、花椒、一直播、斗鱼、虎牙等直播平台来说,如何走出同质化的怪圈,将是最为现实而又残酷的挑战。
 
  一边是行业的快速发展,一边是监管的不断出拳。火热的直播行业,遇到了行业监管的“新政”,正在面临变化。


  相关资讯:

       广电总局下发“通知”,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
© CopyRight 2016, ZOOYO.COM.CN,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鄂ICP备16011507号-1